杂谈 | 9102年1月

心情复杂.jpg

这学期放假特别早,1月4号考完试就放了,然后接下来几天就一直在写博客

那你很棒棒哦

到了9号呢,表哥让我帮他写个网站,用于某个公司的宣传与展示,需要有后台管理(便于随时管理内容)

说实话,我本来不想接下的,因为寒假有自己的事情做;然后说做完后有两千,心动的感觉,接了(我穷怕了可能)。但是后来我以有点复杂不想做为由推掉了,心里是不太想做,表哥说这个很简单的,照着模板网上拿一份来改一下,就完成了;我也觉得简单,网上这么多开源的东西,随便拼凑都能做完。但我就是不想做,虽然有点反悔的意思,但是自己心里不堵着才叫顺畅

截图

主要是他说他大二做网站了那种这样很厉害的样子,让人不适;怎么说呢,我说很多小学初中的孩子比你我都厉害了(某种程度上,或某方面上),比如Linix。此时我用了“玩”字,可能让他觉得我们的玩是只会lscd,或者鼠标点来点去吧;他觉得我们用Linux没什么厉害之处,那我觉得他大二才会写网站没什么厉害之处

现对于现在走在前沿道路的孩子们,我起步比较晚,大一才开始自学Linux,加入社团学习网站建设,网站方面主要是前端多一点,大二寒假被主任赋予两天内写出四六级查分的爬虫,虽然最后由于忽略了验证码而成了本地测试没问题但放到服务器就问你验证码的半成品,大二暑假给社团写了个微信小程序报名系统并有惊喜无风险的完美上线运行(一时脑抽把这小项目所有工作都包揽过来了,现在回想有点可怕,分工合作太重要了,只一个人做很累的)。说这么多这些都是为上面那句我觉得他大二才会写网站没什么厉害之处提供论据,并不是觉得自己有这些经历究竟有多厉害,而是,大二“就会”写网站真的不厉害。当然啦,如果他说得网站是分布式高并发反向代理负载均衡拆表拆库读写分离的那种,那当我没说(尬笑

两千大洋冇咗啦(捂脸),有时想起来觉得自己挺傻的,有钱都不拿,还这么容易拿

我现在“玩”Linux,也许不算厉害,因为我觉得开发Linux各种软件的人才算得上真正的厉害,所以引申出下一个话题

开源界

开源开放源代码是不是同义词我不知道,也不去管,我只知道,我所喜欢的GNU/Linux,以及各种各样的开源软件,都是大佬们的努力的结晶,他们秉持共享,自由的理念,公开自己的劳动成果,让自己的成品能被人们所使用,让更多人收益;而原作者之外的一些人们能在读懂代码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为软件补洞或添加新特性。这样产生的是一种普惠价值,是一种正面循环,生生不息

开源界不乏那些默默贡献这的人,远一点的,像Linus Torvalds大叔这样的大佬;近一点的,Archlinuxcn——Arch Linux中文社区仓库的维护者们,她们的热爱对比我更胜一筹;除此之外,还有无数默默无闻的人们。在这里,至少我代表我自己,向他们表以真诚的谢意

我用Linux不只是“玩”而已,我希望将来自己也能成为精彩的开源界中的一员。那么Linux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下一代的培养

上面也说到,现在很多不大的孩子在很多方面都有所建树。当然,这些孩子大多数是一线城市的,像北上广深这些城市,但这不是决定因素。这些孩子出于兴趣去接触这些事物的可能性很大,这一点非常好,因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比起父母安排的各种培训班被动的去学习好的非常多,主动和被动,实际上相差太远了。于是我觉得,如果父母能正确地引导孩子,让他们按照兴趣发展自己的能力,这个非常重要。话虽如此,但现实却是,这由父母的眼光来决定,还有所处环境的资源条件,大城市里的资源比较丰富(别说什么资源分配不均衡的话,你去哪里,去大城市还是新手村,没人阻止你)

咳咳这些对我来说无比遥远,不说了

回家

从回到家到现在已经有好些天了,14号回的,乘的是高铁动车(上次乘高铁回学校,这次回家,往返都体验过了),买了学生票,所以我需要到人工窗口去取票

快到我的时候,有个阿姨跑来很着急的说她去香港的车很快要开了,所以叫我帮她取下票,我权衡了一下,决定帮取。她给我证件后就跑去拿行李了。我瞄了一眼,确实有港澳通行证。到我取票的时候我就先把阿姨的证件递过去,先取她的票,然后在窗口另一边的小姐姐就把好几张票准备好了,没错,起码四五张。取完后阿姨跟我道谢,我说我理解她的心情,毕竟有好几次我都是临近发车才取票的,这种焦急的心情只有体会过才知道是什么感觉。并且帮取票也只是举手之劳,对我没损失对吧。答应帮忙取票之前我是有考虑过,这样会不会影响后面的人,毕竟这个可以说是插队了。虽然自己很多方面判断力不足,但在这件事上,权衡之后还是决定帮个忙,如果阿姨的高铁真的马上要开了,那帮取是对的,虽然后面的人会等多两三分钟,要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我来承担;但如果不帮她,那她损失就比较大了,即使可以改票,时间也是很宝贵的

由于之前的教训,我这次出门比较早,在检票口处等了快一小时才发车,期间有个大妈问我A28检票口在哪里,此时我在24B,A的检票口在对面呢。但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去看头上的提示。然后我就带她走了一小段路,看到A28就指给她看,告诉她检票口的位置。哦对了,她的车也快开了

在市里的高铁站下站后,要乘车会到县城,车费6元,很便宜。机智的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零钱了,不然就尴尬了(都是教训)。就在此时,前面有位小哥儿似乎没有零钱,于是叫帮他一起给,然后他微信转账给我。行,举手之劳。我的零钱准备得太好了

很是感慨,非常开心省城开通到老家的高铁了(虽然转车要好几次…),对于很多人来说方便了很多。车站里的人来来往往,都是要回家吧,希望每个人都能回家团员

想起之前思修课时老师主持的一个辩论会,一个辩题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忘记当时有没有参与辩论了,但我当时的观点是,因果链不存在。而有位同学说得很有道理,他说,我扶老奶奶过马路,做了好事,我心里觉得开心,这就是善报。

确实,回家路上那三个小“顺便”,能帮到别人是挺开心的,嘻嘻嘻嘻

Arch党

虽然我是Arch用户之一,但我不觉得自己是Arch党,也不觉的自己是Linux党,甚至Unix党。我说过Arch真香Arch牛逼,叫别人去用Arch。首先在我看来,Arch是一个很棒的Linux发行版,有好东西我会去分享,去安利给别人,让他们也用上好东西。但很Arch用户,包括我,在安利的时候都忽略掉了安装过程困难(编译安装:???),而只侧重了安装之后的体验。这就导致了有些新手一入Linux就跑来用Arch,结果由于安装过程复杂而碰壁,然后产生了厌恶;还有一些人觉得Arch的用户是日常吹,他们看不惯。于是,就有了“真看不惯这些Arch党”,“真受不了这些用Arch的”,我甚至亲自确认到有人说自己讨厌Arch,因为Arch吹得太厉害了,引起了他的反感

我是觉得Arch很好才去推荐的,但在一些人眼里就是看不惯了,觉得你在秀(好吧有一点点,但只是顺带的,最主要还是分享),或者拖人下水。我安利的热情大受打击。因为怕给Arch招黑,所以我不再去安利,而是任由Arch自发的吸引更多用户。并且,既然别人不接受我安利的好东西,那为什么还要浪费口舌呢,自己(。・∀・)ノ゙嗨就好了,Arch就是个超棒的发行版,这是个难以改变的事实,不服憋着,我喜欢的还会继续喜欢。我不会因为某些原因就去黑哪个发行版,讨厌哪个发行版,也更不会认为Windows是垃圾(说垃圾的自己写一个出来呀逃),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应该看适不适合自己。哦Windows10是我的双系统之一,在固态硬盘里呢

写完了